2020就这样要结束了——槐序二三煊の博客 629 天 19 小时 47 分 46 秒

一下子回到无聊的春节,无聊到只记得薄薄的压岁钱。

然后是浑浑噩噩的联盟时间,奥不,网课时间。

网课真有趣啊,那一个个ID还仅仅的烙印在我的心头——别惹橘猫、这个盲僧不会Q、无畏的Soldier......

也许峡谷中的厮杀还在,也许他们忘记了我,又或许没有忘记我却找到了新的队友,而我,却再也不能上线了。

接着是二次元了,入坑番是《某科学的超电磁炮》,对二次元的热爱一定是细水流长的吧,疯狂而炙热的只不过是荷尔蒙作祟。

我对二次元(にじげん)的思考过于幼稚化,阅历也过于浅薄,诸如画风、剧情、配乐和“空虚感”并不能做出自己的评价和理解。

接着是HentaiVerse——几乎已经成为我第四季度生活的一部分。

这听起来一定很荒谬,连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,将生活的一部分寄托于一个随时会消失的生态。

这是一个基于E-Hentai系统性完整到不可思议的全文字PRG,但这游戏的乐趣并不在游戏本身。

而是游戏之外的社交,无论是QQ Group还是Fourms,都有非常热情友好的大佬。

大佬都是真大佬,无论是学历、技术、阅历或者金钱,所以说吾乃本群最菜。

其实有很有很多关于HV的经历想说,这些经历绝对在同龄人中闻所未闻,可是写出来只觉得苍白无力,大概是叙事能力太差吧。

网络中的社交凭借我一手键盘尚能如鱼得水,现实中的社交却一败涂地。

“庚子年,我依旧一人”起初放在上面只是觉得好酷啊,没想到一语成谶(yī yǔ chéng chèn)

“抱歉”一语出,一下子回到叁年前,相似的时间,相似的经历,甚至连名字都是相似的ABB式,却没能说出同样的话。

这个“抱歉”也回答了那一个“抱歉”吧,确实挺好,仿佛失取下了幼年挂在树上无力去下的风筝,焦灼Miss。

不过尽管失败,并不后悔。大概永远也不能成为一个现充吧。